宜春准分子屈光近视手术,宜春准分子手术,宜春准分子屈光手术
科技馆内花样多 收获快乐与知识
http://news.beiww.com/ 2017-11-19 03:35:23  来源: 雅安日报/北纬网

宜春准分子屈光近视手术,

原标题:援交少女背后有啥隐情_华商网

今年7月1日,禁止18岁以下女性从事所谓“援交”服务的新法律在日本生效。这是日本首次通过专门法律来限制18岁以下高中女生援助交际。

根据新法,18岁以下女性禁止参与“援交”,违法者将面临一年以下监禁或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98万元)以下罚款。

>>援交文化

起源可追溯到1980年代中期

很难说清援交文化源于何时。如果非要说一个起源,大概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中期,当时东京流行电话交友和电视节目交友。起初,有很多援交女生是主动选择从事这一行的,她们通过上述交友平台,认识一些陌生男性,和他们聊天、约会、吃饭、发生性关系。

1990年以后,援交逐渐成为色情产业中灰色地带的代名词。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未成年女孩涉嫌非法性交易,警方却难以取证,因为强奸、卖淫和正常性行为之间的界限,在援交的掩护下变得十分暧昧;另一方面,援交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很多做高中女生生意的人从中大赚了一笔。

大概从同一时间起,日本经济快速衰退,随之而来的是严重的社会危机。在东京,不同阶层都面临失业和无家可归的境遇。1995年,奥姆真理教创始人麻原彰晃的信徒在东京地铁释放沙林毒气,导致12人死亡,制造了“奥姆真理教事件”,让1990年代日本的社会危机到达顶峰,颇有世纪末“启示录式”味道,也是在那个时候,日本媒体和政府才开始真正关注援交问题。不久后,两份关于东京地区援交少女的调查报告公布。一份来自政府部门,结果显示东京高中女生中做过援交的比例为4.4%,初中女生为3.8%;另一份数据来自“亚洲女性和平国民基金会”,初高中女学生的援交比例为5%。

如今,物质文化发达却又遭遇经济低迷的日本,越来越多的日本年轻女性为了娱乐和获取金钱而“援交”。“援交”已成为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国民受教育程度最高国家面临的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据东京警方的信息,目前东京有约110家商业企业和约30家未注册公司提供组织与女学生约会的服务,常有18岁以下的女生被派去约会。东京执法机关还怀疑数家企业违法组织与未成年人约会,目的是提供性服务。

>>日本独有

已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困扰

没有人能理解日本为何能容忍对年轻女孩的性利用。为了了解日本少女援交产业背后的真相,2015年,美国Vice新闻网记者西蒙和摄影团队来到东京,第一站即赶赴秋叶原。那里是援交女孩们的基地。据西蒙的调查,在秋叶原,和一个援交女生聊天半小时需要支付大约3000日元(约177元人民币)的费用。除了聊天,援交场所还提供闲逛、按摩等服务。时间越长,身体接触越多,费用也就越贵。

在日本文化中,这类生意被称为“JK生意”。JK是日本女高中生(Joshi Koukousei)的简称,自2006年东京秋叶原出现以女高中生萌妹子为卖点的“女仆咖啡厅”开始,“贩卖”JK渐渐地成为一门巨大的生意。 在日本,“JK生意”有多种形式,“JK散步”指女高中生陪同顾客逛街约会,“JK按摩”指女高中生在没有监控的单间内提供简易按摩、或让男性顾客枕着自己睡觉的服务,这些活动可能直接涉嫌未成年人卖淫,并存在对儿童实施性虐待的危险。“JK摄影”指女高中生摆出顾客要求的动作(如露出内裤)后被拍照的服务,虽然不直接涉性,但是这种为了满足顾客性好奇心的要求已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困扰。

西蒙还参观了秋叶原地下偶像团体“Akishibu Project”后台。在荧光棒狂热的催动下,少女团体AkishibuProject为粉丝卖力地献上甜美的歌声和舞姿。演出结束后少女团体还接受了歌迷的“慰问”,歌迷只需花几块钱,就能和偶像握手、拥抱甚至接吻,这些歌迷成分很复杂,有大学生、宅男、公司职员、中老年人……但大多数此类乐队的演出场所都不算高级,光顾的客人也都是普通收入者。

>>JK生意“穿校服让女孩可爱了1.5倍”

日本男人钟爱美少女,这个现象在《源氏物语》中就有记载,日本古代的贵族男子都喜欢迎娶十多岁的美少女。

研究JK文化的美国媒体驻外记者安德斯坦长期住在日本,他认为,JK生意背后是有历史来支撑的。为什么少女题材的色情漫画在日本畅销?JK少女站街的周边,总是会出现很多色情漫画书店。因为它们可以增加援交少女的卖点。比如,出版商们打着“出版自由”的大旗,让不少色情漫画尺度越来越大,许多音像书刊的内容都以乱伦、强奸为主,这不仅升级了男人们对少女的迷恋,也使得他们的性幻想更加变态。

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的现场采访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秋叶原的一间名叫AKB高中的咖啡屋,一名30多岁的男性顾客说:“和这些女孩子搭讪很容易”。一名17岁穿校服的女孩给他和他的同事端来了啤酒和小吃。他们承认校服对他们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她们看起来非常可爱”,另一名40多岁的顾客说,“穿着校服使她们比平常的样子可爱了1.5倍。”

北海道文教大学传媒专业讲师渡边诚认为,日本媒体对JK生意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电视节目不断寻求新的、年轻的面孔。日本少女模仿女子偶像团体,她们登台时会身穿十分暴露的制服式演出服。西方来看,这绝非正常,但它已经成为这里的主流,甚至没有人再会去思考这一点。”

>>“折纸鹤女孩”

为多挣钱变得更加开放“如果有两个16岁的女孩,一个是在校生另一个不是,顾客总是会选择是学生的那一个。”一位援交行业的经营者说。他们店经营的生意是,让顾客透过单面镜观看穿校服的女孩折纸鹤,她们的坐姿会有意无意地露出内衣,男性顾客们会挑选一个女孩,花60美元看上30分钟。

2015年9月,一名在名古屋一家“观看俱乐部”工作了约2个月的17岁少女接受《朝日新闻》采访。她说,自己由于经济条件欠佳放弃升入高中,曾在餐饮店工作,后来辞职。正为收入发愁时,在网上看到了“观看俱乐部”的招聘广告。工作内容一栏写着:“工作就是让人看你穿着校服聊聊天、打打牌的样子而已。”真的只需要做这些吗?少女发邮件相询。回信说“没有危险,收入也高。”于是她决定去应聘。

几天后,少女去店里面试。被带到一个部分墙上设置着单面镜的房间,5名穿着校服、被称作“演员”的年轻女子在里面休息。据说,客人会在镜子另一面的房间内窥视。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接着,佩戴红绳姓名卡的一人站了起来,走到镜子前方开始摆姿势“表演”,有时掀起裙子,有时趴下来露出内衣。与此同时,佩戴蓝绳姓名卡的女子依旧坐着。“红色还是蓝色,选哪一种?红色挣得多哦。”店里的人问。少女虽然觉得“涉及性的服务业,不太想干”,可是,镜子中只映照出自己的身影,而她本人居然出乎意料地没什么抵触感。“那就红色吧。”少女回答道。

报道称,如果获得客人指名,薪水将再加上指名费的一半。“为了争夺指名,(动作)变得更加开放。”以前在餐饮店每星期工作6天,一个月下来大概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280元)。而在“观看俱乐部”,一星期干5天,基本上只需坐着,月收入就超过了1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920元)。

>>援交女孩:

拿到钱才确信身体属于自己

在日本国内外,媒体上呈现的援交女孩形象大多是负面的,她们被认为是“被消费主义冲昏头脑的拜金女”,或是“懵懂无知地被老男人欺骗”,或是“不知廉耻地成为金钱的奴隶”,是“人文精神的恶化”,“日本社会的溃疡”,“年轻人的病症”。

日本社会学家宫台真司是研究“援助交际”现象最早也是最著名的学者之一,他采访了许多援交女孩,并把她们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出于物欲享受和功利援交,另一类则把援交作为逃避自身伤痛的一种方法。

第一种援交女孩是最容易被看到的那一批人,她们不仅渴望援交带来的金钱和物质,也享受在这过程中受到的关注和倾慕,以及突破传统道德后的快感。第二种援交女孩则少为人知,她们表面上看起来和前一类没有太大差别,但往往生活不幸,在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成为她们走上援交之路的重要原因。

在西蒙的纪录片里,许多女孩从事援交的理由是家庭不和,自己又无法从学校那里获得信任感。独居、没有依靠,家庭破碎是这一群体身上常见的特征。一名女高中生向当地一家媒体倾诉到,她的父亲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丢了工作,随后和母亲离了婚。多年来自己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情绪多变的母亲让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自己曾尝试服药自杀,生活看不到希望。未来看不到希望的时候,眼前的小利就容易把人引上歧途,这个女孩是主动选择援交的,她接受自我商品化,但自己仍希望找到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一个被生父持续性侵的女孩说:“每当我从那些中年男人那拿回钱的时候,我才能够确信,我的身体属于我自己,而不是他们。”

>>什么是援助交际

援交又叫“援助交际”,原指大龄男性通过金钱或财物向未成年女孩索取性行为或其它服务的行为。在日本,有大量未成年女孩从事援交活动,联合国甚至声称有超过13%的日本女孩曾做过援交。援交不直接等于卖淫,因为有很多援交女孩并不和客人发生性关系,但在地位和权力不对等的压力面前,性行为很容易成为援交的结果。

>>对抗援交女子建援助组织

近年来,日本本土也兴起了一些帮助援交少女重返社会的组织。Colabo就是东京的一家帮助解救援交少女的民间机构,成立于2011年。

Colabo的创始人、27岁的仁藤梦乃介绍说,援交的内幕远比外人想象的更黑暗,也并非如外人所想,援交少女都是自愿的,青春期女孩普遍缺乏判断力,且情绪易受家庭和学校的影响,同时承担着社会和家庭的期许和压力,这让情况变得十分复杂。未成年女生被客人要求接吻、脱衣服、发生性关系,甚至强奸、性虐待、拍艳照要挟等状况也时有发生。由于发生性交易的场所较为私密,有时就在客人家里,因此警方往往难以取证、定性。像Colabo这样的组织只得从援交少女自身想办法,劝其脱身,帮助她们回到生活正轨。

仁藤梦乃回忆说,在她还未成年的时候,也有一些男人企图让她加入这种事业,她说“幸好我那时候没有加入,但是我有些朋友已经或是失踪或是自杀身亡了。”

仁藤梦乃已经挽救了100个女生,其中一些遭到过强奸和虐待,还有人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或者有学习障碍,她们被骗去做援交,以为这样会让她们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在这些女孩中,抑郁或者精神状况不稳定的情况很常见。Colabo为她们提供辅导教育,并会通知其家人等。仁藤说:“被校方知道后,有些孩子甚至遭到退学处分,但对客人却没有任何处罚,这也太奇怪了。”

华商报记者 李珊 编译报道

责任编辑:

推荐视频
北纬社区
网络问政
精彩专题
点击排行